.:. 草榴社區 » 技術討論區 » ZT:台湾网军的政战手册
回帖 發布主題 交易 投票
本頁主題: ZT:台湾网军的政战手册 打印 | 加為IE收藏 | 收藏主題 | 上壹主題 | 下壹主題

libingfx


級別: 新手上路
發帖: 14769
威望: 14770 点
金钱: 147690 USD
贡献值: 0 点
註冊:2017-03-26

ZT:台湾网军的政战手册

本文为2019年一位前台湾军政战中尉在离职前所发的心得贴,指导台湾网军如何反击土共对台湾的认知作战.现将其节选出,供各位批判: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台湾已经迎来了民主转型以来最大的变局:在抵御中共干涉内政上,遭逢了20多年来最严重的危机。在政治作战的领域,这是一个对守方极度不利的年代,如果一个民主国家想保为自己的社会制度不受专制国家侵犯,那麽对专制国家的攻击就势在必行。专制国家的舆论生态迥异于拥有言论自由的国家,想要对专制国家有效发动舆论攻势与网路心战,就要瞭解专制国家的网路舆论特性。

本文分享笔者近年来私下从事对敌心战实验所获得的结论,提供给今后的各级长官、友军(友部)单位、友我盟邦、民间志士、海内外华人与各民族人士参考运用:

1. 打击地方势力:
依据哈佛大学研究,中共网军主要是“分派”给地方政府机关运作的,在网路上跟你吵架的“五毛”或许就是对岸某省某市某乡某镇一处党办公室裡面的小小职员。只要把地方政府打残、打怕了,地方就会把他们公家网军的注意力转移到境内维稳上,避免再招惹你台湾。

2. 要“打著红旗反红旗”
到对岸网站上骂中共、反极权、声援民间维权,这种明目张胆的作法当然会被删帖删帐。但你可以“反串”成“五毛”,表面上高唱爱党爱国,言谈裡却指桑骂槐、揭露黑暗面。中共的网路巡管人员无法立即发现这类贴文的问题,相关贴文就能在公众的视野裡停留更久。真正的对岸网民和只会叫嚣的五毛网军不一样,由于长年身在特殊的网路环境下,许多对岸网民是非常聪明、有文化深度且观察力细腻的。

3. 要藉由“谴责自己”与“吹捧敌人”来制造“合法曝光”
对于中共而言,无论是国际处境还是国内问题,都有很多他们“不愿让民众知道的真相”。公开讲出这些问题的人士,自然会成为被党“解决”的对象。反之,如果把自己装扮成爱国小青年、跳出来替国家谴责这些“提出问题的人”或“外国势力”,这样的谴责反倒会“证实”并“曝光”了问题的存在,让问题被更多人知道,同时又不容易被删帖。

举例来说,大家本来不知道某省某县发生了群众维权抗争事件,如果我跳出来“谴责”这群抗争民众,就会让大家知道了抗争的存在。大家本来不知道有740万名农民工失业,如果我跳出来“讚扬”这740万名农民工“返乡创业”,大家就知道他们因为企业大量倒闭而失业了。

4. 要擅长“借古讽今”
对岸网民对于历史议题热衷的程度,远胜于台湾。谈论本朝的政治,容易惹祸上身;但是讨论唐、宋、元、明、清乃至于民国的政治,似乎没什麽大碍。这也是历代中国文人用来躲避文字狱的传统:以古喻今、借古讽今。有时候你在网路上抨击一个朝代吏政的昏暗,或者热捧一个时期相对于现在的开明与繁荣,就算你隻字不提GCD,只要用词“似曾相识”一点,对岸网民就会自然而然联想到当今存在的政治问题。

5. 要高举社会正义,而不是高举民主自由
按照中共的逻辑,对岸现在实施的是一种叫作“民主集中制”的“民主制度”:各级代表都投票产生(虽然他们的投票制度很有问题),重大政策都投票决定(虽然没什麽人敢投反对票),一旦决定好的事情就要绝对服从、不准反对。

在贫富差距巨大且公民教育不普及的情况下,你想说服一位上海的中产阶级和内陆的文盲农民一起“一人一票选出一位领导”,那就和“说服一头肥羊去和九头饿狼投票决定晚餐要吃什麽”一样荒谬。

他们反感中共,通常不是因为中共治下没有民主、没有言论自由,而是因为缺乏民众监督机制的各级干部经常打著党的旗帜多行不义,嘴裡讲的是仁义道德、马列毛习,手裡干的是仗势欺人、姦淫掳掠,这才是基层民众对中共愤怒的根源──虽然这也算是缺乏民主课责与言论自由的后果,但多数人联想不到这一层。

6. 要洞悉贫富阶级间的巨大差距
与共产主义的初衷背道而驰,对岸最有钱的那群人可以来台湾扫空一间又一间的名牌精品店,广大的穷苦民众却没有分享到经济成长的果实。他们基本上活在不同的世界,对彼此的生活鲜少瞭解;既得利益的富裕阶级除非接触到外界思想(如留外学生),否则不太会去反思当前政治制度的缺点。反之,受到压迫、对现况存在怨怼的中下阶层,才更有动机去传散一些针砭现况的政治材料,协助我方遂行舆论战。

7.  要洞悉东西部省份的发展落差
改革开放的初衷就像倒满一座香槟塔,我把香槟(经济利益)倒在最顶端的高脚杯裡(最先开放的沿海省市),溢出杯缘的香槟会流到底层的高脚杯(二、三线的中西部省份),最终达到利益均霑。但30年过去了,上面几个高脚杯却愈来愈大,分给底下的香槟没有几滴,有些底层的高脚杯甚至被压碎了。贫富、城乡及东西差距,可以合称为“三差问题”,这“三差”正是对中共发动网路攻势的关键突破口。

8. 要掌握牆内与牆外的天然界限
翻牆出来的不只是五毛,还有很多真的对中共治理存在不满的对岸网民(包含大量留学海外的学生)。这意味著中共的“防火长城”已经自动帮我们把“可以争取的潜在盟友”都过滤到“牆外”了,只要花点心思,透过这些立场一致的盟友,我们不必潜入牆内,就能把影响力渗透进牆内。

9. 要活用网路监控的人力死角与系统死角
中共的网路巡管实际上是充满侷限的。以系统来说,各级巡管部门依然是透过关键字系统来搜寻网友发言中的“敏感词”;换言之,你只要使用同音异字、谐音字、特定代称、拼音或缩写,系统就很难搜寻到你的言论,或者阻止你发表敏感词。

事实上,很多记录下对岸群众抗争、城管殴打民众的影片,根本就是透过微信流出牆外的,当局拦都拦不住。足以监控私人讯息、盗用私人帐户的网路技术,大多存在于中央层级的情治单位,地方的治安部门通常不具备这样的高端网路技术(不过也有某些地方例外)。以在对岸活动的台湾诈骗集团为例,他们因为手机通讯被警方掌控而落网的案例比较稀少,对岸警察往往要透过乔装和卧底才能掌握台籍诈骗集团罪证。

10. 要蒐集各级官员贪腐内幕,并运用骇客予以曝光
台湾如果真的要蒐集对岸情资,其实CP值最高的应该是蒐集各级官员贪腐、淫秽的证据(反倒不是军事武器诸元或部队动态)。自从十八大以来习**推动反腐工作,大量敌对派系的文武官员被斗倒、斗死。真正能让党、政、军官员恐惧的,是自己腐败的证据被别人掌握与揭发,只要掌握这些人的罪状,就能箝制这些人的言行。

11. 要消除公民一方的资讯不对称
现实世界绝对不是我们想像中那个网路资讯四通八达的全球化时代。经济生活、语言文字、交通距离、流行文化等等因素,都能使人与人对彼此无知。在对岸,牆内不懂牆外、内陆不懂沿海、农村不懂城市、北方不懂南方、屌丝不懂土豪,汉族不懂少民,多数人只能透过官方媒体来瞭解这整个巨大的国家,而中共的官方媒体通常会选择把现实中的黑暗面隐藏起来。

这种人民与人民之间的无知、隔阂与误解,使得跨境的公民运动串联不容易促成,任何一群人在党国机器面前都处在严重资讯不对称的地位上.如果能运用牆外的资讯流通来帮助特定群体打破资讯不对称,甚至运用骇客技术选择性地攻破防火长城、让特定资讯大幅流入,那就会严重鬆动中共对公民活动的控制,让民间更有能力去判断情势。

赞(1)
TOP Posted: 2022-01-15 07:34 | 回樓主
cy_88


級別: 新手上路
發帖: 15476
威望: 15477 点
金钱: 154760 USD
贡献值: 0 点
註冊:2017-03-26

1024
TOP Posted: 2022-01-15 07:34 | 回1樓
.:. 草榴社區 » 技術討論區

網址發布頁 安卓手機客護端下載
用時 0.02(s) x4, 01-26 12:36